{link}
  1. <var id="RBcF43saX"></var>



    线上娱乐城央视春晚开创者、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享年85岁

    文章来源:固始县 发布时间:2019-09-18 13:53:01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  央视春晚开创者、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享年85岁

        4月8日凌晨,央视春晚首创者、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先生逝世,享年85岁。

        主持人曹可凡在4月8日中午宣布微博流露了黄一鹤先生逝世的新闻。

        黄一鹤,1934年4月诞生,辽宁省沈阳市人,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。在1983年、1984年、1985年、1986年、1990年五届《春节联欢晚会》担负导演。

        另据新浪娱乐报道,相声表演艺术家、首届央视春晚的主持人姜昆向新浪证实了黄一鹤先生逝世的新闻,并写道:“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,他首创了文艺娱乐节目标先河,为中国国民、全世界华人送去了欢喜愉悦和精力粮食,且培育了一大量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坚骨干,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,黄一鹤先生千古。”

        黄一鹤先生

        附:

        2012年恰逢央视春晚30年,当年1月19日《东方早报》刊登了对黄一鹤的专访,题目为《首届央视春晚导演黄一鹤:让老百姓愉快一下,怎么就这么艰苦呢?!》,作者骆俊澎。

        原文如下:

        央视春晚一年又一年的举办,批驳声、赞赏声不绝于耳。时光一晃,镜头拉回1983年,那是第一届央视春晚举行的年份。首届央视春晚就首创了很多先例,比 如设立节目主持人、实况直播、开设热线电话等,这些创新成为日后春晚一直沿用的规则。此后,这份全国性的春节大餐走进千家万户,成为如同在年三十吃饺子、 放鞭炮一样的习俗。能将一台晚会变成春节习俗,黄一鹤功不可没。作为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导演,已经70多岁的黄一鹤回想这三十年春晚过程感叹万千。

        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以动画片“开场”

        晚会停止后,马季还给工人说相声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还记得1983年第一届春晚播出时的场景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那时候没有宣扬,没有预告,很多观众并不知道,央视会在1983年除夕之夜办这样一台晚会。节目开播时,北京城还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。后来鞭炮 声渐渐稀疏,等到晚会停止,鞭炮声再次骤然响起,本来都看晚会呢!其实首届春晚亮相定位并没有很高,大伙就想办一台朴实的联欢会,现场只有五台摄像机,所 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不到60人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你在春晚中敢于向传统挑衅,比如第一次让李谷一老师演唱当时的“禁歌”《乡恋》,你是如何让这样一首“禁歌”走上了春晚的舞台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首届春晚采取直播情势,并在现场开拓电话点播,让观众一起参与晚会,这在当时绝对是个新颖事儿。那年李谷一接连唱了7首歌,观众看见李谷一,想 起《乡恋》,就打电话来点播。当时我心里是非常支撑的,但是规定要履行,这是“禁歌”,不能播出的。正好当时的广电部部长吴冷西就在晚会现场,他迟疑了许久。其间我让服务员拿了很多点播条给他看,大概有五盘,最后他冲我就走过来了说,“黄一鹤,播。”这首歌就这么解禁了!

        首届央视春晚主持人(从左至右)王景愚、刘晓庆、姜昆和马季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第一届春晚可以说是让观众知道了主持人的意义。当时选主持人的尺度是什么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在那之前,有报幕员、播音员,但是没有主持人这么一说。中央台报消息的有沈力、赵忠祥,他们背诵才能很强,但没有临场的自我主张和施展的经验。 不过社会上还是能找到,马季、姜昆,他们的反映才能快。而当时我们有个成见,相声演员一说起来嘴容易逗贫,惧怕格调不高,所以又找来戏剧学院、受过专业训 练的喜剧演员王景愚,就是表演“吃鸡”的演员。但三个主持人全是男的,上台不好看。于是又找来了当时最火的电影演员刘晓庆。刘晓庆演过《小花》,当时正是最红的时候。他们几个在一起就成了很新颖的组合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第一届春晚还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入的事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当天晚 会停止都12点多了,演员卸妆后都上了大轿子车,大家要一起去吃夜宵。台长让我看看人齐了没。因为主持人最后下台卸妆,我就先看主持人,一看少了个胖子。 我赶紧跳下车去喊马老师(马季)。最后在后台找到他,他抱着话筒,示意我别说话。我听了下才清楚,他在说相声。本来一个首钢的工人很爱好马季的相声,而当 晚却因为值班没有听到他和赵炎的《山村小景》,就打电话来说,“马季你必需再给我讲一个。”

        1984年,香港艺人张明敏在央视春晚中演唱《我的中国心》

        第一次见到张明敏,我是用指尖和他握手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春晚第二年,你又追求突破,找来了港台艺人张明敏,你是如何发明他的?让港台艺人登上春晚在当时必定是个非常艰巨的进程吧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是当时在去深圳的一辆中巴车上听到(张明敏)的。车上放的都是粤语歌,听不懂,突然有一首用普通话演唱的歌曲,里面有黄河还有长江,好像这样夸奖祖国的内容是大陆的歌,但是听起来又不是大陆人唱的。跑去司机那里一问,发明是张明敏演唱的《我的中国心》。当时为了买他的这盘专辑,我专门办了个边 境证,到距香港最近的沙头角去找,终于买到了这盘磁带。回来一听这首歌的词曲氛围非常符合1984年春节晚会的总体假想,但张明敏的背景我却毫不知晓,他 属于哪个公司、什么出生,都须要一一落实,特殊是在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下,这些因素都是十分严正的内容。当时香港还没回归,回到北京我无法直接接洽到张明 敏本人,只能委托新华社驻香港分社代为寻找。新华社香港分社一个姓林的工作人员,经多方接洽,终于他(张明敏)的事落实了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你现在还记得和张明敏第一次会晤的场景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那时,内地有关部门对港台演艺界不甚懂得,所以规定对他们的招待要坚持距离,不卑不亢,在气质上还得表现出高于对方一点。张明敏到北京时,我不 能亲自去机场迎接,只能派人去。把张明敏接到宾馆住下后,晚上,我才带着助手去见一下张明敏。为了不失气节和风采,我是用指尖与张明敏握的手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那时怎么想到必定要找港台艺人上春晚呢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当时尽管“四人帮”已经打倒,各种权势还都有。那时刮起一阵风叫做“肃清精力污染”,制止唱一些萎靡的不健康歌曲,我们压力就很大,这该怎么办呢?难道又要回到八个样板戏那块去了,那晚会就没法搞了。1983年六七月,我偶然看到《光亮日报》报道1984年底英国撒切尔夫人到北京来跟邓小平先生谈中英结合公报的事。这份关于香港回归的消息给了我灵感,当时感到眼睛一亮,就感到晚会有救了。想到当时青年人特殊爱好香港的东西,干脆咱们以攻代守,跨出去一步,把港台演员请到北京来加入春节晚会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港台艺人通过审查也是非常艰辛的一个进程,这其中的波折能跟大家讲讲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们断定要做有港台艺人参与的晚会后遇到了来自上级的重重阻力,但是全部团队都扛住了,保持要做。到了腊月二十七,还有三天的时候,港台演员还没通过(审查),补都没法补啊。后来台引导也坐不住了,于是就打电话跟宣扬部请示,成果是不批准。耗了20多分钟再打,打了很多次,一直都不行。部长最担忧的是港台艺人说错话,当时大陆和港台的用语都不一样,就怕拿着话筒犯过错。腊月二十七晚上,洪梅生(时任央视副台长)打最后一个电话,说用我们剧组的一切一切来保证不出问题。我们听着好像有戏,挂了电话,洪梅生一跳几乎撞着房顶:“可以啦!就这么办吧!”当时彩排停止后,我们所有人想说一些抚慰的语句, 但没有语言能表达当时的心境,就只剩下一个动作,大家都啪啪地猛打对方的后背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都感到这个事儿太难了。为了让老百姓愉快一下,怎么就这么艰苦呢?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1984年你还请到了一个台湾的主持人?这也是当时一大突破。

        黄一鹤:王枫台长告知我有一个人可以来,但姓名保密。当时把我们折磨得要逝世要活。到了腊月二十七上级主管部门终于批准“神秘人士”登场——1984年春晚,黄阿原成为第一个呈现在内地电视台的来自台湾的主持人。港台艺人的呈现也让内地观众懂得到本来港台歌曲也不光是“靡靡之音”。

        倪萍和赵忠祥错误默契

        要让国民觉得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春晚举行了这么多年,有批驳有嘉奖,但仍然是中国人过年不可缺乏的精力大餐。在你看来春晚是用什么吸引了大家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每到春节的时候,不管是火车、飞机,水上、陆上,都有一亿多中国人要赶回家团圆。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都没有这么大的亲情号令力。如果不器重中国 人这种亲情,春晚就没有立足之地。春晚应当让大家觉得骨肉团圆,要让国民觉得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,而不单单是看演员美不美,穿得好看不好看。为什么 1983年春晚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点播《乡恋》那首歌呢?因为那首歌传达了人们的亲情。如果一个晚会能把这种人心抓住,人们怎么会不爱好呢?说穿了,春节晚会是人性真情的迷恋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此前有投票选举“你最爱好哪一届春晚”,经过网民海选,1983年春晚排在第一。为什么直到今天这台春晚仍然是最受观众爱好的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看到这个投票成果非常的冲动,20多年以前的事情,观众们还不忘,还想着投它票,我非常激动。但另一方面,回过火来看一看,这个年代的科技发 展和演员实力的储存,太大了。那时候没有什么赵本山,很多演员不会打领带,一个是不会打,再一个是没有。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,为什么观众到今天都还不忘,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所以我们业内人士、圈内的人要很好地总结这个原因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这么多年赵本山几乎成了春晚的金字招牌,似乎没有他就不叫春晚,但是现在观众对赵本山的等待越来越高,让他也倍感压力,对这一问题你怎么看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赵本山不容易啊,他每年都保持在春晚上演出小品,观众们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。但我知道赵本山挺不容易的,历史上不管多巨大的演员,要想不断超出自己都是非常艰苦的。本山一个小品演得好,观众就请求他以后每年都要超出自我,这是不太现实的。不管是媒体还是观众,都应当对赵本山宽容一些,不要对他过于严苛,不要等到把演员的才干耗尽了,再把他一脚踢开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现在对春晚的批驳声音很大,你以为如今的春晚问题出在哪儿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们在国度实力、科技程度、艺术资源的储备上很丰盛,为什么现在说离观众越来越远了?有的人说现在娱乐品种多了,所以不必定看春节晚会了。还有一种观点以为现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高了,所以我们跟不上了。我对这两种观点都不批准。从宏观来看,这个上层建筑无论是文学也好,艺术也好,始终是为当下这一时期的人服务的。时期走得太快,你却要等一等,但历史你是拉不住的,只能算作你自己落伍了。选择多了,究竟还是在选择,老百姓总是选择自己爱好的东西来参与的,为什么不选择你,选择了别人了呢?


        4月8日凌晨,央视春晚首创者、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先生逝世,享年85岁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主持人曹可凡在4月8日中午宣布微博流露了黄一鹤先生逝世的新闻。

        黄一鹤,1934年4月诞生,辽宁省沈阳市人,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。在1983年、1984年、1985年、1986年、1990年五届《春节联欢晚会》担负导演。

        另据新浪娱乐报道,相声表演艺术家、首届央视春晚的主持人姜昆向新浪证实了黄一鹤先生逝世的新闻,并写道:“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,他首创了文艺娱乐节目标先河,为中国国民、全世界华人送去了欢喜愉悦和精力粮食,且培育了一大量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坚骨干,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,黄一鹤先生千古。”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黄一鹤先生

        附:

        2012年恰逢央视春晚30年,当年1月19日《东方早报》刊登了对黄一鹤的专访,题目为《首届央视春晚导演黄一鹤:让老百姓愉快一下,怎么就这么艰苦呢?!》,作者骆俊澎。

        原文如下:

        央视春晚一年又一年的举办,批驳声、赞赏声不绝于耳。时光一晃,镜头拉回1983年,那是第一届央视春晚举行的年份。首届央视春晚就首创了很多先例,比 如设立节目主持人、实况直播、开设热线电话等,这些创新成为日后春晚一直沿用的规则。此后,这份全国性的春节大餐走进千家万户,成为如同在年三十吃饺子、 放鞭炮一样的习俗。能将一台晚会变成春节习俗,黄一鹤功不可没。作为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导演,已经70多岁的黄一鹤回想这三十年春晚过程感叹万千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以动画片“开场”

        晚会停止后,马季还给工人说相声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还记得1983年第一届春晚播出时的场景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那时候没有宣扬,没有预告,很多观众并不知道,央视会在1983年除夕之夜办这样一台晚会。节目开播时,北京城还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。后来鞭炮 声渐渐稀疏,等到晚会停止,鞭炮声再次骤然响起,本来都看晚会呢!其实首届春晚亮相定位并没有很高,大伙就想办一台朴实的联欢会,现场只有五台摄像机,所 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不到60人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你在春晚中敢于向传统挑衅,比如第一次让李谷一老师演唱当时的“禁歌”《乡恋》,你是如何让这样一首“禁歌”走上了春晚的舞台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首届春晚采取直播情势,并在现场开拓电话点播,让观众一起参与晚会,这在当时绝对是个新颖事儿。那年李谷一接连唱了7首歌,观众看见李谷一,想 起《乡恋》,就打电话来点播。当时我心里是非常支撑的,但是规定要履行,这是“禁歌”,不能播出的。正好当时的广电部部长吴冷西就在晚会现场,他迟疑了许久。其间我让服务员拿了很多点播条给他看,大概有五盘,最后他冲我就走过来了说,“黄一鹤,播。”这首歌就这么解禁了!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首届央视春晚主持人(从左至右)王景愚、刘晓庆、姜昆和马季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第一届春晚可以说是让观众知道了主持人的意义。当时选主持人的尺度是什么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在那之前,有报幕员、播音员,但是没有主持人这么一说。中央台报消息的有沈力、赵忠祥,他们背诵才能很强,但没有临场的自我主张和施展的经验。 不过社会上还是能找到,马季、姜昆,他们的反映才能快。而当时我们有个成见,相声演员一说起来嘴容易逗贫,惧怕格调不高,所以又找来戏剧学院、受过专业训 练的喜剧演员王景愚,就是表演“吃鸡”的演员。但三个主持人全是男的,上台不好看。于是又找来了当时最火的电影演员刘晓庆。刘晓庆演过《小花》,当时正是最红的时候。他们几个在一起就成了很新颖的组合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第一届春晚还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入的事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当天晚 会停止都12点多了,演员卸妆后都上了大轿子车,大家要一起去吃夜宵。台长让我看看人齐了没。因为主持人最后下台卸妆,我就先看主持人,一看少了个胖子。 我赶紧跳下车去喊马老师(马季)。最后在后台找到他,他抱着话筒,示意我别说话。我听了下才清楚,他在说相声。本来一个首钢的工人很爱好马季的相声,而当 晚却因为值班没有听到他和赵炎的《山村小景》,就打电话来说,“马季你必需再给我讲一个。”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1984年,香港艺人张明敏在央视春晚中演唱《我的中国心》

        第一次见到张明敏,我是用指尖和他握手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春晚第二年,你又追求突破,找来了港台艺人张明敏,你是如何发明他的?让港台艺人登上春晚在当时必定是个非常艰巨的进程吧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是当时在去深圳的一辆中巴车上听到(张明敏)的。车上放的都是粤语歌,听不懂,突然有一首用普通话演唱的歌曲,里面有黄河还有长江,好像这样夸奖祖国的内容是大陆的歌,但是听起来又不是大陆人唱的。跑去司机那里一问,发明是张明敏演唱的《我的中国心》。当时为了买他的这盘专辑,我专门办了个边 境证,到距香港最近的沙头角去找,终于买到了这盘磁带。回来一听这首歌的词曲氛围非常符合1984年春节晚会的总体假想,但张明敏的背景我却毫不知晓,他 属于哪个公司、什么出生,都须要一一落实,特殊是在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下,这些因素都是十分严正的内容。当时香港还没回归,回到北京我无法直接接洽到张明 敏本人,只能委托新华社驻香港分社代为寻找。新华社香港分社一个姓林的工作人员,经多方接洽,终于他(张明敏)的事落实了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你现在还记得和张明敏第一次会晤的场景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那时,内地有关部门对港台演艺界不甚懂得,所以规定对他们的招待要坚持距离,不卑不亢,在气质上还得表现出高于对方一点。张明敏到北京时,我不 能亲自去机场迎接,只能派人去。把张明敏接到宾馆住下后,晚上,我才带着助手去见一下张明敏。为了不失气节和风采,我是用指尖与张明敏握的手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那时怎么想到必定要找港台艺人上春晚呢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当时尽管“四人帮”已经打倒,各种权势还都有。那时刮起一阵风叫做“肃清精力污染”,制止唱一些萎靡的不健康歌曲,我们压力就很大,这该怎么办呢?难道又要回到八个样板戏那块去了,那晚会就没法搞了。1983年六七月,我偶然看到《光亮日报》报道1984年底英国撒切尔夫人到北京来跟邓小平先生谈中英结合公报的事。这份关于香港回归的消息给了我灵感,当时感到眼睛一亮,就感到晚会有救了。想到当时青年人特殊爱好香港的东西,干脆咱们以攻代守,跨出去一步,把港台演员请到北京来加入春节晚会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港台艺人通过审查也是非常艰辛的一个进程,这其中的波折能跟大家讲讲吗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们断定要做有港台艺人参与的晚会后遇到了来自上级的重重阻力,但是全部团队都扛住了,保持要做。到了腊月二十七,还有三天的时候,港台演员还没通过(审查),补都没法补啊。后来台引导也坐不住了,于是就打电话跟宣扬部请示,成果是不批准。耗了20多分钟再打,打了很多次,一直都不行。部长最担忧的是港台艺人说错话,当时大陆和港台的用语都不一样,就怕拿着话筒犯过错。腊月二十七晚上,洪梅生(时任央视副台长)打最后一个电话,说用我们剧组的一切一切来保证不出问题。我们听着好像有戏,挂了电话,洪梅生一跳几乎撞着房顶:“可以啦!就这么办吧!”当时彩排停止后,我们所有人想说一些抚慰的语句, 但没有语言能表达当时的心境,就只剩下一个动作,大家都啪啪地猛打对方的后背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都感到这个事儿太难了。为了让老百姓愉快一下,怎么就这么艰苦呢?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1984年你还请到了一个台湾的主持人?这也是当时一大突破。

        黄一鹤:王枫台长告知我有一个人可以来,但姓名保密。当时把我们折磨得要逝世要活。到了腊月二十七上级主管部门终于批准“神秘人士”登场——1984年春晚,黄阿原成为第一个呈现在内地电视台的来自台湾的主持人。港台艺人的呈现也让内地观众懂得到本来港台歌曲也不光是“靡靡之音”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倪萍和赵忠祥错误默契

        要让国民觉得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春晚举行了这么多年,有批驳有嘉奖,但仍然是中国人过年不可缺乏的精力大餐。在你看来春晚是用什么吸引了大家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每到春节的时候,不管是火车、飞机,水上、陆上,都有一亿多中国人要赶回家团圆。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都没有这么大的亲情号令力。如果不器重中国 人这种亲情,春晚就没有立足之地。春晚应当让大家觉得骨肉团圆,要让国民觉得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,而不单单是看演员美不美,穿得好看不好看。为什么 1983年春晚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点播《乡恋》那首歌呢?因为那首歌传达了人们的亲情。如果一个晚会能把这种人心抓住,人们怎么会不爱好呢?说穿了,春节晚会是人性真情的迷恋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此前有投票选举“你最爱好哪一届春晚”,经过网民海选,1983年春晚排在第一。为什么直到今天这台春晚仍然是最受观众爱好的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看到这个投票成果非常的冲动,20多年以前的事情,观众们还不忘,还想着投它票,我非常激动。但另一方面,回过火来看一看,这个年代的科技发 展和演员实力的储存,太大了。那时候没有什么赵本山,很多演员不会打领带,一个是不会打,再一个是没有。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,为什么观众到今天都还不忘,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所以我们业内人士、圈内的人要很好地总结这个原因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这么多年赵本山几乎成了春晚的金字招牌,似乎没有他就不叫春晚,但是现在观众对赵本山的等待越来越高,让他也倍感压力,对这一问题你怎么看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赵本山不容易啊,他每年都保持在春晚上演出小品,观众们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。但我知道赵本山挺不容易的,历史上不管多巨大的演员,要想不断超出自己都是非常艰苦的。本山一个小品演得好,观众就请求他以后每年都要超出自我,这是不太现实的。不管是媒体还是观众,都应当对赵本山宽容一些,不要对他过于严苛,不要等到把演员的才干耗尽了,再把他一脚踢开。

        东方早报:现在对春晚的批驳声音很大,你以为如今的春晚问题出在哪儿?

        黄一鹤:我们在国度实力、科技程度、艺术资源的储备上很丰盛,为什么现在说离观众越来越远了?有的人说现在娱乐品种多了,所以不必定看春节晚会了。还有一种观点以为现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高了,所以我们跟不上了。我对这两种观点都不批准。从宏观来看,这个上层建筑无论是文学也好,艺术也好,始终是为当下这一时期的人服务的。时期走得太快,你却要等一等,但历史你是拉不住的,只能算作你自己落伍了。选择多了,究竟还是在选择,老百姓总是选择自己爱好的东西来参与的,为什么不选择你,选择了别人了呢?




    (责任编辑:葫芦岛市)

    附件:

    专题推荐

    • {links}